大概沒多少人知道,Martin Wheeler其實是最初勾起我對Systema興趣的人。沒想到時隔這麼久終於見到他真人…完全沒讓我失望,給了我一個奇妙的體驗!

 

之前我說過可以用Tension來做假動作之類、引(誤)導對手,但他一來就示範了為何那不是好主意。如果雙方都赤手空拳或許還能騙下人;但假如面對的是刀或鎗時,只要一絲Tension觸動了對方便足以令你被砍或射中了!我也許不是完全明白,相對的他僅僅動作有如流水般輕柔、自然,便使我縱意識到卻仍…忘了要去反應?

 

按我的理解,秘訣無非就是放鬆。雖然這些技巧和練習對我來說幾乎可以用熟悉來形容,但不論我再怎樣歇力嘗試,頂多也只是偶爾能做到…後來他解釋那說是因為我在「嘗試」。

 

「嘗試」,即是我想「使事情發生」,而這很容易成為、甚至可說就是Tension;相反,Relation(放鬆)的思維應該是「讓事情發生」。

 

當我不擔心「我想怎樣」或「我能做到嗎」而認為自己知道及能做到時,真的就自然發生了。坦白說,完全放空時感覺更好。約一周後我在二次輕度對打中剛好做了某個他示範過的動作的前半時,後半就在腦中浮現…同時實際發生了。我的拳頭漂亮的擊中了他們的眼晴!他們沒事啦…

 

但這中間我覺得有個比較吊詭的地方:在我們嘗試學習新事物或達到新高度…那表示我們當然不可能那麼的了解、做到,更別說掌握他們了?

 

總之,我猜我的確放鬆了點吧?不單事情開始較自然的發生,我感覺自己好像開始注意到更多之前我注意不到的事。好比說我察覺到Martin總是領先、牽引著我行動。每次被他碰到我就忘掉初心而集中在他的動作中,被弄痛便不顧一切的逃而沒注意到正走進下一個危機…我以為自己是放鬆、化解,其實不然。最少沒有到足夠的程度。

 

而這正好引申到Martin給我最大的啟示:真正的Systema是很沉悶的。出拳也好、掌上壓也好、做什麼也好,你的情緒都應該是平穩的、你的感受都應該是一致的。所以在修煉Systema時,你永遠有一個對手,不是任何人,而是你自己的情緒。